中国人对过敏的理解,还停留在几千年前

黑林错觉见鬼 2019-04-20 02:5757http://www.lrljt.comadmin

中国人对过敏的理解,还停留在几千年前


我们都听说过日本的花粉症、欧美的花生过敏。对很多中国人来说,“过敏”这个词显得既遥远又矫情,仿佛只是个吃饱撑着式的烦恼。

过敏其实是一大类疾病的统称,我们日常提到的主要是由食物、空气过敏原导致的。那些常人可以耐受的过敏原,只需要一点点,就能引发过敏者体内强烈的、过度的免疫反应,从而产生各种不适的症状。从这个角度上看,确实可以将过敏称作娇贵的疾病。

而中国人并非过敏的绝缘体。事实上,中国的过敏病情要比很多人想象的都要严重。在我们的身边,又或者你们本人当中,或许就不少这样的豌豆公主。

2013年5月5日,南京柳絮飘飞,路人带着口罩。/视觉中国


2013年5月5日,南京柳絮飘飞,路人带着口罩。/视觉中国

中国人不懂过敏

过敏常常被视作文明社会的典型疾病,因此人们也常常产生错觉,似乎过敏是一种新兴的病种。然而,从各国的历史记录上看来,过敏至少已经存在数千年了。

现存最早的中医著作《黄帝内经·素问》第22篇中有这样一句话:“病在肺,愈在冬;冬不愈,甚于夏;夏不死,持于长夏;日中甚,夜半静。”它描述了一种夏秋季节、白天尤为严重的呼吸道疾病,德国过敏学家Hans Schadewaldt认为它指的很可能就是过敏性哮喘。

在没有过敏一说的时代,古人发挥想象力来解释那些让他们感到困惑的现象。咽喉肿痛、皮肤瘙痒、便秘都是体内有火,流涕、喷嚏则是太多寒气积蓄,皮肤起了风团则是风邪入侵……这些说法的信徒至今仍大有人在。

2005年9月,兰州,央视调查了一位胳膊上“长出花草图案花纹”的女子,发现实际上是皮肤过敏。/视觉中国


2005年9月,兰州,央视调查了一位胳膊上“长出花草图案花纹”的女子,发现实际上是皮肤过敏。/视觉中国

至少从宋朝开始,就已经有了“发物”的说法,它在明朝的《普济方》、《本草纲目》中也有重要的体现。发物主要是海鲜肉类、鸡蛋瓜果,它们罪大恶极,能够“动风发气”、“发风”、“发疮毒”。

巴金在《最初的回忆》中曾经提起一件童年小事:按照中医的习惯,他十妹出痘期间,奶妈是不能吃发物的,这意味着她基本上没多少可以吃的东西了,粗茶淡饭之下,她没有抵挡住新鲜黄瓜的诱惑。偷吃败露后她被平素温和善良的巴金妈妈让差役用皮鞭抽打20下、残酷地赶出家门。

现代医学的研究表明,发物可能引发的不适其实主要就是食物过敏,奶妈的悲惨遭遇、所谓不忠不义的指责,其实都是毫无道理的。

无独有偶,其他国家地区的古人也都观察到了过敏现象,而他们都给出了不靠谱的解释和疗法。美索不达米亚的先人认为过敏是黑暗力量作祟,病人要喝下由黑麦草、玫瑰粉末及蜂蜜熬制的汤剂,对着火光排便,热气就可以进入体内令其痊愈。古埃及人认为过敏是虚弱的表现,需要服用各种植物如海枣、刺柏等配制的汤药、吸入树皮焚烧的烟气进行治疗。

这些古人愚昧吗?鉴于他们所处时代的落后,指责他们愚昧是不妥当的。事实上,过敏“allergy”这个词诞生至今只有111年,它的快速发展也就是近半个世纪来的事情。1956年5月,北京协和医院将allergy这个词被译作“变态反应”,成立了全中国第一个治疗过敏疾病的“变态反应科”。

变态反应科从建科伊始就收治了大量病人,但这兴旺的景象持续不到一年,就迎来了重创。

从1957年开始,由于过敏医生重视、干预患者的生活方式和居住环境,变态反应科成为了“宣扬资产阶级生活方式”的批判对象。由于协和医院由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创立、资助的“黑历史”,60年代后,它被痛骂为“美帝国主义对我国进行文化侵略的顽固堡垒”,甚至为此改名“反帝医院”。在时代的风暴中,变态反应科几乎无法维持下去。

协和医院曾经改名“反帝医院”。/北京协和医院


协和医院曾经改名“反帝医院”。/北京协和医院

黑林错觉:中国人对过敏的理解,还停留在几千年前

Copyright © 2002-2019 黑林错觉 版权所有 备案号: